风吹小鸡蛋打大颤

LOFTER瞎几把摄影师

http://acsing.kugou.com/sing7/web/share/c0-dataMzAwMTc3OTI1-signb3035955bbef50d7f83520c6aa0e10bd
@《王维诗选》 @咖啡www @小二哥,来盘茴香豆 @何栖 耶耶耶圣诞快乐

天旋地转

【赠挚友】自此阡陌多暖春

俺最好的同桌!!!!感动!!!!虽然肉体分开了我还是会记得你的大腿!!!!!muamuamua❤️❤️❤️❤️❤️

陆拾叁已更名为《王维诗选》:

一封很长的表白信,写给我全天下最棒的同桌 @风吹小鸡蛋打大颤 祝你生日快乐,我抛却所有的华丽辞藻所有诗情画意用平淡无奇的大白话记录,记录我们三百六十五日,谨以纪念我们相识一年的秋冬春夏。


我有一壶酒, 杯杯敬吾友。


一杯敬吾友, 有缘得聚首。


二杯敬吾友, 常忆同携手。


三杯敬吾友, 祝你我友谊天长地久。


——————————


高一时静静是我的同桌。还是夏季的末尾,迷彩服紧贴在在身上教室闷热。打开窗户通风,窗外漆黑一片宿舍楼看不见灯火。毕竟军训时候学习任务不重,晚自习我在描字帖,一撇一横一竖一捺,静静就在我旁边背英语。拿着本蓝色封皮的单词本,刷刷刷三节晚自习就背过去好多页。


静静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觉得你的字很好看。”别问我怎么记得那么清,谁让是夸我的。


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磨合期,同桌之间还不算熟络,平常也不过就是客套几句。静静下课就去找和她小学初中高中都同校没有血缘关系的twin,我和初中关系最好的同学玩的风生水起。直到某次顺路一起回家,见着静静妈,戴着口罩弯了眼睛问我还记得阿姨不?我迷瞪半天愣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静静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然后阿姨摘下口罩。


初二的时候在一家老字号中医药方的店里治眼睛。没多久就和为我检查眼睛的阿姨混熟了,阿姨提起家中有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儿,在三十一中上学。


思及此,我震惊地转头看向静静,问那个三十一中的女儿是你?


静静看我,一脸沉痛,说是啊。


哦,原来我们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神交了两年,最后还阴错阳差的不仅来了一个学校一个班级还成了同桌。


之后变熟大概是因为迷上了b站唱见和鬼畜,那个时候好像一返校就要说个半天,哎呀你看了路人那个视频吗?局长这次怎么怎么样。提前半个小时返校的时间被消磨在两个人眉飞色舞的聊天里。


班级熟了之后男生们开始勾肩搭背,那段时间班里两个又高又帅(别班看来)的男生玩的尤其好,势头几乎成为班里的国民cp,还有个有意思的cp名叫冷热。在女神室长的引导下我开始写他俩段子,写完静静永远是第一个看的,做我忠实的读者,那个时候我也不算个正经写手,段子用花花绿绿的便利贴,贴在单词本后面。有的时候静静闲了就拿去翻看,一翻又是好长时间。


我在2016年的头一天,1月1日申请了lofter,最开始我是不会玩这个东西的,权当做个人博客,在上面堆各种脑洞日常。粉丝第一个是女神室长第二个就是静静。说起来我们俩有个共同点就是一切唯女神室长是瞻,无条件崇拜室长。热度也只有她俩给我。在学校有的时候会一边转笔一边闲扯,比如提到和老夫特尔相似的国外网站是汤不热。那个时候说者无意听者也无心,谁能想到生活就是不断为以后做铺垫埋伏笔呢。


真正的熟稔大概从我变相安利了她时之歌开始吧。返校还未放下书包,先激动地互诉这周的歌/信箱如何如何。背个书,忍不住一同哼起歌来,末日派整日循环。其实我们一排三人,我坐中间静静是我右同桌,左同桌每天被末日派热舞洗脑,竟稀里糊涂爱上这首歌。


有的时候还玩合唱。作为一个五音不全调跑到天际的girl,在和静静唱了那么多的歌后竟然奇迹般找回了音调。说起来也是要谢谢她呀。


那段时间我和静静的感情迅速升温,时之歌从歌曲到小说到人物到cp讨论热火朝天,我赛科尔迷妹她维鲁特痴汉。在学校没有任何电子设备没法吃粮,忍不住了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于是我踏上了一个写手的道路。静静还是我第一个读者,lof上的小红心里,她永远是最前那个。


当初写文的初心多简单啊,不过是给自己紧张的学习生活一点点轻松不让自己饿死,顺便塞一口给静静。


哪个太太喜欢了我的文,哪个太太关注了我,我都能高兴好久,返校了整组人面无表情看我发疯,不管那么多粘着静静告诉她我有多开心,静静拿书拍开我的脸,瞟我一眼嘻嘻哈哈说苟富贵勿相忘啊。


再后来我们都刷了魔道祖师,静静手机里存了几千张图。班里看了魔道祖师的大概十几个人,整日有人撕cp,学校撕完网上撕。我和静静坐在一旁漠不关心,一起谈由魔祖衍生出的种种,谈三观谈手机里的图片。


我又重拾写段子的技能,单词本上花花绿绿贴了厚厚一沓,本子明显胖了一圈。帅飞和我都是双道死忠粉,我这人的习惯就是我喜欢你而你和我站的cp一样我就给你写文。帅飞买了个记作业那样的小本子,里面贴满了我写来送给她的双道长,帅炸也有个本子贴满了我和她交易换来我写的远诺。静静面无表情看我,你好久没写时之歌了。说你自从和我站的不是一个cp你就再也没给我写文了。我拍拍合不拢的单词本,说等毕业了,这个本子就是你的了。


暑假第一天看了悲惨世界的音乐剧,给静静跪着卖了安利,静静看完后跪着回来感谢我。然后我俩双双掉入音乐剧大坑,又莫名其妙双双把对方掰进了欧美圈。我再顺手安利了梅林传奇。没过多久静静突然告诉我她想混历同圈,网线另一端的我差点从床上掉下来。不过至此,静静竟然和我混的圈子全部重合了,我一直以为像我这种奇葩全世界独一个。


不论是在日常的笑闹还是网上的闲聊,我们俩都有种谜之默契,太默契了,上一秒说了什么,下一秒共同的想法便异口同声地脱口而出。有的时候网络上默契了一下习惯性截图留个念,现在,相册都快盛不下了。


有次静静留校,为了和我对床帅哭夜聊,夜晚睡的是我的床。为了欢迎她,我在爬梯的每一级都贴满了自己写的段子,一眼望过去那梯子五颜六色竟也好看,好像从那时开始室长就说我男友力强。


暑假开始前几天,我们组一起玩,我们四帅plus一起玩,有的时候干脆就我俩一起玩,是以天天见面,互相取笑说你的脸我都看腻了。明明在学校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啊。还一人买了一条咸鱼,大街上两个人拿着长长的咸鱼互戳宛如智障,引来街边人无数注目。


见不着面后在网上瞎聊,qq攒了几千几百页聊天记录,好像和静静在一起,性格合拍三观相同没有什么聊不来的。后来静静卸了qq转战微博,为了和她聊天每日我泡在微博上的时间比qq还长。


圈子完美重合的相处是怎样呢,我俩每日在微博上日常都是轰炸一堆图,静静整日给我发一美的图,我默默保存,礼尚往来扔过去一堆大悲的图,得到那家伙一个doge的表情。还有的时候,高冷地扔下一个av号,等着对方看完后炸成烟花。


哦对,每天刷微博静静都用一美霸屏,放眼望去首页全是她的转发,我老威胁她说早晚让你尝尝被大悲霸屏的滋味,可惜,没实现。


自从混了欧美圈我们俩便拽着组里的大神求教翻墙,然后推特ins脸书汤不热都互粉,我在汤不热上用蹩脚的英文发帖,第一份热度还是她送来。也没想到啊,当初我们转笔时讨论lofter附带的汤不热,没想到有一天真的会用上。在异国的网站上总有一点孤立无援的失落感,但看到粉丝列表里一直都有个人躺着,便也觉心安。


有一次微博上看到一条,原po说朋友要自己有趣,对方还有趣,并且能接受对方的兴趣并一起发展这种兴趣,某种程度上比相亲还难。


静静艾特了我,想起我们强大的兼容性,忍不住给她回了个哈哈大笑。


昨天上午和静静又在微博扯皮,我们说,我们说啊,以后啊,一定要在百老汇大街的街角喝酒吹风,买最晚一场的音乐剧看到夜深,然后在舒伯特的小夜曲里翻开一本《傲慢与偏见》。还幻想了一下环球旅行,一起沐浴地中海的阳光感受普罗旺斯的薰衣草香。说到最后仿佛真的实现一般笑起来。


分科后静静是理化生,我是史政生,一理一文,教室隔了三层,宿舍楼隔了三个单元,但阻挡不了每日清晨我穿过三个单元去找她一起吃早饭,然后接着聊悲惨世界,感慨感慨时之歌魔道祖师,对一美发发花痴,再多说两句唱见相关。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有个记梗的本子,里面全是回忆,比如我和静静因为维我争论不休然而一个是维鲁特和我一个是王维和我,比如静静在我的本子上划拉了十几页我爱吾恩,比如和静静一起开后桌男生们的玩笑,那一年里我高一生活现实与网上的种种记忆。


某次聊天,我对静静说我一直有种你不是我三次好友而是我二次圈友的错觉,她翻白眼回了个我觉得你是网红,又说,感觉我俩肉体虽然分开了,灵魂和精神却是紧密相连的。


明天又能见到你了,后天是你生日,本来是打算给你写cp贺文,后来想我们都喜欢的cp那么多不知道给你写哪个啊。


那就写咱俩吧。


雯晶,静静,陆雪减,翠花儿,生日快乐。


我亲爱的同桌,虽然咱俩关系都这么好了而且如今也不在同一个班,我还是称呼你同桌,谁让遇见你之前从未有人与我如此合拍分班之后也找不到与你兴趣爱好这么相同的人。


谁让我们有缘,不偏不倚成了同桌。才有了所有爱好都重合的际遇。


感谢相遇。


幸得识卿桃花面,自此阡陌多暖春。


Fin.